军运会最“受宠”运动员!奖牌太多,都要挂不住了|中国,空军,奖牌,比赛,金牌|国内新闻|三亚新闻网

  今天,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即将落下帷幕,截至目前,中国拿下133枚金牌位居首位。知道奖牌最多的人是谁吗? 你肯定想不到!

  

  成绩单上没名字,她却是奖牌最多的人

  据报道,中国八一空军五项队首次亮相军运会就包揽全部5枚金牌,就在赛后,出现了非常感人的一幕……

  

  在空军五项赛场上。

  有个女孩

  射击、游泳、击剑、

  篮球、障碍跑和定向越野

  6个项目比了个遍……

  有的项目成绩甚至超过冠军,

  可成绩单上却没有她的名字。

  这个女孩名叫李多琦,

  从前是游泳运动员,

  还练过铁人三项。

  

  现在作为全队替补,

  她要练习所有参赛项目,

  而且按照空军五项比赛规则,

  虽然不计入总成绩,

  但替补也要参加每个单项比赛。

  即使这样,李多琦在各单项中的表现

  并不比正式队员差,

  特别是在她的“老本行”游泳中,

  成绩甚至超过了冠军拉波特。

  参加了比赛,有优异的表现

  却没有一块属于自己的奖牌

  然而,比赛结束后

  暖心一幕发生了——

  

  

  空军五项队队长和队员们

  把全队所有的奖牌都给她挂在胸前!

  

  网友表示,这明明就是电影《我和我的祖国》中的最后一个故事!

  

  

  

  

  超燃! 120秒回顾中国军团的军运时间

  133枚金牌的傲人战绩,使得中国队成为军运会唯一的“百金天团”。

  在这群顽强拼搏的中国军体健儿之中,有一些人特别能战斗,报项列表从无落空,一起来看军运会的超燃时刻!

  看完你想对这些运动员说什么?

  来源:中国青年报(ID:zqbcyol 整理:张小松)综合:@央视军事、@人民日报、长江日报、湖北日报、央视新闻等。

  文章来源:http://www.sanyarb.com.cn/content/2019-10/27/content_463850.htm

全是说IG和SKT决赛的,难道就没有一丝丝可能是G2打FPX

  全是说IG和SKT决赛的,难道就没有一丝丝可能是G2打FPX?G2&FPX:我们太南了!!!!

  

  fpx打ig很多人都预测fpx赢吧,但是我其实也希望看ig打skt

  有可能的

  因为个人实力有点问题,the shy肯定压贡子哥的,然后FPX下路比较拉跨吧,虽然阿水现在也拉跨,但是还是好很多的,Doinb最多跟Rookie差不多吧,打野看了下小天跟宁王其实状态差不多。所以这比赛要看宁王跟小天的发挥了,贡子哥老抗压问题应该不大。

  我希望fpx 打skt不喜欢ig和rng

  我希望fpx 打skt不喜欢ig和rng

  反正冠军只要是LPL的就行,不管是FPX还是IG

  

  我跟你一个想法

  我想看ig打g2

  我想看IG打G2

  都还好把,别让洗澡狗上去丢人怎么都好说

   G2打SKT 哪来的胜算,完全不看好,礼节性的给个3:1算是给欧洲观众一个面子。SKT是真的稳,细节满满。

  文章来源:http://tieba.baidu.com/p/6314023006

66ys:科创板的企业都是上市公司嘛

  来源:

  admin

  时间:2019-10-27 16:36:17

  66ys山民指着山下说:“白蚁没有一只单独行动的,凡白蚁出没必成群结队,‘蛊’字上面是三个虫,三者为众象,众就是多,下面的皿字,形象损器,好似蚁巢。此地表层虽然完好,奈何下边已被蚁穴纵横噬空,我乃过路闲人,是非得失与我毫不相干,只是不忍房屋倒塌伤及无辜,故此出言提醒,言语莽撞,如有不当之处,还望海涵,这就告辞了。”

  我听喇嘛所说的内容,似乎是密宗的风水论,与我看的那半本残书,有很大的不同,也许宗旨是吻合的,但是表述的方式上存在着太多差异,当时我对风水秘术涉及未深,太复杂的风水形势根本看不明白,所以听不明白他说的什么意思,只听到他提起什么”部多”,这个词好像不久前再哪听过,随后想到刚跟先遣队到不冻泉的时候,听运输兵们说起过,在青海湖中,有种吞人的水怪,有见过的人说外形像根圆木,也有人说像大鱼,唯一相同的就是腥臭发绿,有藏区的兵告诉我们,那都是”部多”,水里的魔鬼,附在什么物体上,开关就象什么,如果捉住了就一定要砸碎烧掉,否则它生长的年头久了,除了佛祖的大鹏鸟,就没有能制得住它的东西了,当时刚言论完,就被连长听到严厉地批评了一通。

  我对胖子和Shirley杨说:“那咱们就依计行事,让胖子戴罪立功,第一个去塞那水眼。

  我说:“明叔您记心真不错,其实咱们是志同道不同,都是志在倒斗发财,可使用的手法门道就千差万别的,就象你们祖上干背尸翻窨子的勾当,不也是要出门先拜十三须花瓷猫,再带上三个双黄鸡蛋才敢动手吗。”

  我喘着粗气对他说:”那个他*的尸洞大概是一种附在肉椁上的腐气,形成清浊不分的恶壆,碰到什么就把什么一起腐烂掉。我觉得只有把它引到谷口,才有一线机会解决掉它。”

  我一拉Shirley杨的胳膊,二人同时停下,Shirley杨也看到了从冰缝中爬出来的韩淑娜,同时感到十分意外,我在下来之前,将照射范围二十五米的“狼眼”缠到了手臂上,这时举起胳膊来,直对着韩淑娜照了过去。

  胖子对Shinley杨说道:“你大概也被传染上老胡那套怀疑主义的论调了,刚才我就对你们打过保票了,开那老粽子的棺盖,有我一个人就够,你们就跟后面瞧好吧。”

  石板的下半截可能是由于常年埋在土中,已经被水土侵蚀变黑腐朽,所以只能看到上面这一半画面,我们也就是看个稀罕,谁也没觉得这鬼母有什么可怕,徐干事说:“这个形象是对妇女的不尊重,好在万恶的封建势力已经被推翻了,西藏百万农奴翻身得了解放,这都要感谢主席他老人家啊。”

  这一段时间,那些恶狼始终没现踪迹,但它们不知在哪里正窥伺着我们,所以一刻也不敢掉以轻心。尤其是我们继续在深山里前进了两天之后,即将要进入一片更加危险神秘的地域——神螺沟。

  我望着她的背影,对身旁的大个子说:“我觉得袼玛军医真好,对待同志象春天般温暖,特别象我姐姐。”

  我一时没看出来这是什么东西,举着那物奇道:“这是块玉石吗?黑玉倒也当真罕见。”

  我对Shinley杨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不过天时一过,恐怕就再也没机会进这王墓了,咱们今天务必要尽全力。假如还不能成功,便是天意。”说罢甩手敲了敲自己的登山头盔,让战术射灯亮起来。放下潜水镜,戴上氧气罩,做了个下潜的手势,当先沉入潭底。

  铁棒喇嘛听说是偷猎的,本不想去管,但佛法莫大慈悲,死到临头之人不能不救,于是就答应了下来,吩咐藏民把那两名偷猎者带来。念诵《甘珠尔》向药王菩萨祈求救人的方法。

  文章来源:http://ajgtqonc.t11bp1t5.com/eimquy.php/nzlhgpnmGkEigA.xml